麻豆传媒的小姐

孟离把事情想了个大概,再次把新手环拿出来看了看,然后找到曾策。

孟离盯着曾策,现在真正的曾策不能说不在面前这具身体里,可能也在,仅仅是意识被超级系统控制了。

就像柳和,他说他脑壳发昏,他也还记得之前的事情,但他不理解他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你教我吧,我准备好了。”孟离认真地说。

曾策反倒是反问:“你不紧张了?”

“迟早要面对,再说我也挺好奇你给我申请了一些什么权限。”孟离说。

也许,超级系统不知道她已经知道他控制了曾策?

管他知道不呢,反正她要接招了。

其他找不到什么头绪,现下就冒冒险去看看。

“走。”曾策显然舒心一些了。

孟离跟着他去了书房,打开电脑,看着曾策盯着她看,孟离深深吸了一口气,心底很严肃,戴上新手环那一刻,她固守神魂,就怕突然被拉到某处去了。

然后由于孟离格外集中,明确的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冲着她的灵魂而去。

出水芙蓉十六岁少女泳池写真纯净如水

不过这股力量被她的灵魂之力挡住了,她扭头看向曾策,也看到曾策脸色有一瞬间不好。

不过转瞬即逝。

大概是初步计划就没能得逞,孟离目光深了深,既然要正面交锋,她也不惧。

“我已经登录好了。”孟离对曾策说。

像没事人一样。

曾策这点心态自然也有,他也像没事人一样,问孟离:

“你打开你个人页面,能看到你的权限吗?”

孟离:“我看看。”

“是多了些。”

曾策问:“多了什么?”

孟离:“npc的管理权限。”

“嗯?那也挺好。”曾策说:“有些npc的设定需要修改时就劳烦你了。”

孟离:“好,这也很好。”

超级系统真的很聪明,可谓是步步为营。

其他权限不给,偏偏给了一个npc的权限,自己可以修改npc的设定,甚至可以删除某个npc。

他这可不是随意给的,大概是自己来之后他就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大概知道自己猜测到了npc里面疑是困有灵魂。

有了这个权限,就能让自己心动,如果自己再想做点什么解救里面的npc,说不得就还有更大的陷阱等着她。

挺费脑子的,超级系统知道自己会防范,很谨慎,但他知道自己已经谨慎到了猜到这是他了吗?

如果他没想到这一点,那自己的操作空间就大一些。

“看到里面有个教程吗?”曾策又问。

孟离说:“看到了。”

曾策:“你跟着上面学,就能更改设定和指令,现在有玩家反映我们的npc有些死板,你没事的时候可以给npc们添加一些新元素。”

“让这个游戏变得更加有趣味。”

孟离:“好。”

孟离点开所谓的教程,里面一堆的代码,光是看看就头大,她对曾策说:

“我短时间也学不会。”

“慢慢来。”

“还有一些小权限,你看到了吗?”曾策又问。

孟离刚才就看到这一个大的,至于曾策说的小权限,孟离确实没发现,她仔细找了找,就发现那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权限,比如说有的人被封号了,在这边也可以解封。

这些真不重要,孟离看到一堆的用户名等着解封,心里没打算给他们解封。

这个要命的游戏还是远离了比较好,希望他们被永久封号。

这款游戏很完善了,不可能毫无规章,他也要用遵守规则,自然惩罚上就给予了封号惩罚,但他们不会被封太久,超级系统总是希望用户越来越多。

已经得到的用户不可能随意抛弃。

现在想来剧情里那么多的灵魂被吸入超级系统来,但是他们并没立马消失,而且以游戏人物的方式还存在在游戏中,然后才逐步的,慢慢的消失。

想来就是超级系统没能力一下吞噬完这些灵魂。

“谢谢你,要不我先学习吧。”孟离见曾策还在旁边盯着她,都这样说了,曾策只能点头:

“好,认真一点,那个东西很复杂的,尤其是很多细节都要认真听认真学。”

孟离点头:“好。”

认真等于投入,投入等于放松戒备。

既然有了这个权限,也有了更改npc设定的教程,孟离一定要学,超级系统也猜到了她要学,她不可能也没道理放弃,也算是‘投其所好’。

孟离当即就打开教程开始学习起来,曾策也在旁边开始玩游戏了。

这个教程真的很复杂,想要搞明白就必须得格外认真,异常投入,在某一瞬间,孟离差点就忘却了自己所拥有的其他意识,满脑子都是教程。

孟离毫不怀疑地说,自己要是再投入一点,等她忘却了自己的意识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拉进去了。

即便是被拉入游戏中自己也不会死掉,依旧可以依靠着自己的力量脱身,但又有什么必要?

何必去里面走一圈,到时候就算找到些什么线索和办法,但她的灵魂脱离了这具身体,这具身体就没用了,就相当于任务失败。

孟离心里反倒是有些想笑,不夸张地说,她的意志力经受过浩瀚之界里的意志之地考验,那种极度摧毁人的意识疯狂的摧毁着她,她都没被摧毁,又怎么会上这个当?

要知道当时意志之地强加给了她多少意志,左右着她,让她万分痛苦,在那样的条件下,她都没有屈服于恶的意志。

在被抹除自己所有的记忆的情况下,她依旧能固守自我,如今再看来来超级系统这些小手段,实在是很难左右她了。

经历过意志之地,孟离此刻拥有了自信,在绝对的自信面前,她的大脑非常清晰,始终保持着一个清醒的头脑去学,去看。

有些东西不需要过分投入,只要保持绝对的清醒,尽管这个教程的每一个字符都在拼命的引她投入。

这一学习就学习了两天,当曾策问孟离学会了没有,孟离便说自己还不太懂。

曾策说道:“你要认真一点,投入一点。”

“我很认真,很投入。”孟离一本正经地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