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社区app很污

() 问情哭着问道:“这段时间你到底去哪里了?”

孟离叹息一声,没打算把之前的事情告诉问情,都过去了,说了也没太大意义,反而还会让她担心。

只是说道:“我一连做了很多任务,组织要求的,所以没能及时回来看你。”

说完,孟离拍了拍问情的背:

“爱哭的小孩,不许再哭了哦。”

“真的是这样吗?那我中间为什么感应不到你了。”问情吸了吸鼻子,将信将疑的。

孟离:“只是世界原因罢了,那个世界比较特殊。”

好在问情真单纯,孟离说什么她基本就信什么,渐渐地不哭了,情绪稳定下来,她又搂住孟离的腰说:

“阿离以后一定要经常来,不要忘记这里还有我和无相。”

孟离连连点头:“我答应你,之前怪我,我太忙了。”

她也把问情抱紧了一些,有些想哭,太想她了,之前认为的临死时刻,都还有些放心不下她。

不过自然不能在他们面前哭,她可不想流泪了,好像……也没什么泪流的了。

绝色清纯妹妹大花红裙复古写真

“吃东西吧,我给你带了很多很多好吃的。”问情的小脑袋在孟离怀里拱来拱去,看起来是撒娇,孟离却有点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在她身上擦眼泪和鼻涕?

问情抬起头,盯着孟离,眼眶红红的,惹人心疼,不过她脸上的泪水真的都被蹭掉了,无奈之下,孟离只能悄然施展一个净尘术。

“我去看看阿离买了些什么。”问情心里舒坦了,就想起孟离带的吃的,开始馋起来。

天知道把零食吃完之后她跟无相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每日靠着吃灵植维持生活,太难了呀。

孟离宠溺一笑,陪着他们吃,无相这回也没那么矜持了,可能是真的馋了,吃挺多,这顿吃完了,还剩下很多,足够他们吃到自己下次来的时候。

实在是有些困了,本想再陪陪他们都做不好。

孟离对问情说:“我太久没休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就在这里睡觉不可以吗?跟我一起睡?”问情拉着孟离的手,恋恋不舍的。

孟离说:“我现在情况特殊,要回去睡的。”

若是寻常,倒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不过她体内太多能量没有消化,如果想要快速消化,还要去世梵令那间冰室。

孟离既然这么说,问情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说希望孟离来的勤一些,还嘱咐孟离如果做任务有需要的话一定要带上她。

她想帮孟离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出去玩。

孟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答应了她,而后离开了灵田空间。

到了系统空间,看着久违大屏,还是点开了个人资料,好久没看过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变化。

姓名:孟离

种族:人族

等级:五星

编号:6018

积分:4万

界力:5.61万

魂力:0

贡献点:30

道具:无。

职务:小南区域主

职务额外获利:0

天赋:奔跑,梦境,洞察天意(世界赠送),朱雀虚影(委托者凝光赠送),信仰之心(委托者雨赠送)。

世界赐福:兰质蕙心。

嗯,积分比自己沉睡之前少了一万,这一万是用去给问情他们买吃的了。

“组织真的狠心呀,我帮你做了那些任务,是一点报酬都不给我。”尤允的声音倒是响起来了。

孟离:“你醒了?”

“嗯,眯了会儿。”尤允说道。

“不过还好,反正计入你的任务数量去了,你不会因为没完成任务量而受到责罚了。”尤允又说道。

孟离笑了一下:“现如今咱们只能乐观一点想了。”

“对的,乐观一点,反正你醒了,以后皆有可能。”尤允附和道。

孟离轻快地嗯了一声,虽然自己做了十几个世界任务没有任务奖励,虽然尤允做了那么多任务也没奖励,还被没收了这么久以来小南区反馈回来的界力,但至少通过他们付出的劳动力把这个关头给挺过去了。

心放宽,这些东西以后都能挣回来的。

“要不你把这个魂晶吸收了吧。”孟离看到系统空间的魂晶,当时给孟穆,可那孩子死活不要,想到这些,心中又是一痛。

尤允说:“我吸收它干嘛呀,你留着用。”

“算我感谢你的。”反正当时想的也是留给尤允用。

尤允:“你别跟我客气了,我得再睡一会儿,请不要打扰我。”

孟离哎了一声

:“好吧。”

尤允要睡,自己也真的得睡了,十几个世界跑下来灵魂都疲倦到极端了。

她直接去了浩翰之界,进入了其中一个不起眼的空间,到了世梵令的小屋那边。

“你在家吗?”孟离在院中石凳上坐着。

世梵令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孟离,一副嫌弃地表情说:

“你又去哪里折腾了,感觉你的灵魂都受到了污染。”

“去的都是有问题的小世界,处理下来自然沾染了一些不好的东西回来。”孟离手肘撑在石桌上,拖着下巴,阳光洒在她的额头上,她半眯着眼,懒洋洋的。

世梵令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而后问道:

“你来干嘛?”

孟离沉默两秒,而后直接道:“来睡觉。”

“睡觉?”世梵令眉梢一挑,摇了摇头说:

“不用这样,我对灵魂体没兴趣。”

孟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呀。”

世梵令:“是你说话令人误会。”

孟离还是耐心地说:

“我就是想借你的冰室一用,在那里我能更快的消化体内的能量,早日消化掉,我也不会花那么多时间睡觉了。”

世梵令:“我不借。”

孟离:“借一下。”

“你再真诚一点。”世梵令单手放于腹部,另一只手背在身后,眉目往下,盯着坐着的孟离。

孟离:“我真诚的找你借一下冰室。”

“好,够真诚了,去吧。”世梵令身体往旁边让了让。

孟离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这么幼稚的对话差点就把她逗笑了。

她起身,走了过去,自己进了冰室,世梵令没跟着进来,话说她要睡觉,世梵令进来也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