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香蕉视频app污无限观看版

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王生终于是可以安安稳稳的坐下来了。

来皇宫一次,每次王生都是不得闲的。

前几次,都是差点丧命皇宫。

这皇宫,日后还是不能来太多次。

王生心中暗想。

跪坐下来之后,王生也是有闲情逸致的观察起周围的景色起来

人的一生,一般会有两件大事,一件是喜事,一件是丧事。

当然,你的丧事,你自己的参与不了的。

所谓人有喜事,请村人吃饭,同样的,人有丧事,也是请村人吃饭。

这是后世的规矩。

在这个时代,喜事与丧事的礼乐,是不一样的。

君王驾崩与诸侯王薨,士大夫卒,士不禄,享受的礼仪,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

就在王生跪坐未久,哀乐奏响,招魂仪式也正式开始了。

中国古代有一整套的仪式。

招魂仪式,也正在其中。

《礼记》丧大记中有记载:

复,有林麓,则虞人设阶;无林麓,则狄人设阶。小臣复,复者朝服。君以卷,夫人以屈狄;大夫以玄赪,世妇以襢衣;皆升自东荣,中屋履危,北面三号,衣投于前,司命受之,降自西北荣。其为宾,则公馆复,私馆不复;其在野,则升其乘车之左毂而复。复衣不以衣尸,不以敛。妇人复,不以袡。凡复,男子称名,妇人称字。唯哭先复,复而后行死事。

翻译过来便是:在为国君招魂时,如其境内有山林则由虞人设梯,如其境内,没有山林则由狄人设梯。由国君的近臣招魂。招魂者要身穿朝服。为国君招魂所用的衣服,上公用哀服,侯、伯用瞥服,子男用森服。

招魂者都是从东荣处登梯升屋,一直上到屋脊的正中间,面朝北,挥动着招魂所用的衣服,拉长声调地呼喊三声:“某,回来吧!”。

然后把招魂的衣服卷起来从前檐投下,下面一个人用竹筐接住,招魂者从西北荣下来。

所以王生眼前便见到了颇为壮观,或者说是滑稽的一幕。

大臣宗亲纷纷鬼哭狼嚎,痛声狂呼:

“圣皇帝陛下,恭请圣尊归位。”

“陛下,回来罢!”

有的说得还要凄惨一些,不少人甚至哭到了‘呕血’。

这样至孝至忠的臣子,王生对他们,也是十分敬佩的。

演技当真是过关,嘴上含着污血,也是不嫌脏的。

招魂仪式持续大概一个时辰,在这个一个时辰之内,不断有大臣晕眩过去,接着被内监抬到早已经准备好的客房歇息。

原本人满为患的太极殿,顿时少了不少人。

门外的声音刚停,太极殿内的宗亲王侯以及宫妃王妃侯伯爵夫人的哭声旋即而起。

而且哭位还是有一定的讲究的、

孝子跪在尸体的东边,卿、大夫、死者的父辈和兄弟、男姓子孙立在孝子的身后。

办理丧事的官员和众士哭于堂下,面向北。

夫人跪于尸体的西边。

内命妇、国君的姑、姊妹及女姓子孙立在夫人的身后。

外命妇和外宗哭于堂上室门之外,面北而立。

其中,表演最是优秀的,当然是孝子司马遹同学了。

听到太极殿中撕心裂肺的哭声,太极殿的刚刚熄灭的哭声,旋即响起。

陪着哀乐,倒是有些肃穆之感。

若是不知事的人见到这一幕,定会以为这驾崩的皇帝,是一个仁君,而且是一位深得人心的千古明君。

然而事实上

这是一个傻子皇帝。

哭灵,也哭了接近一个时辰,不少臣子,嗓子都已经哭哑了。

太极殿外的群臣,人数又少了起来。

招魂哭灵之后,便是宾客吊唁。

大臣,诸侯王,公爵,伯爵,侯爵,男爵依次吊唁。

王生无爵位,自然也没有进殿吊唁的资格。

这个吊唁,差不过进行了有两个时辰。

从大清早来到皇宫,到现在,过了接近五个时辰,也就是十个小时。

清晨,直接到黄昏。

王生要不是偷偷换了几个姿势,这个腿,是要废掉了。

而且,王生的五脏六腑开始造反了。

哭了这么久,还没给饭吃啊!

王生轻轻摇头,心中是发苦的。

当然

作为外臣,王生遭遇虽然够惨,但是还是比不过宗亲王侯,尤其是主事官吏,太子司马遹的。

他们比王生,恐怕还要忙上不少。

吊唁之后,今日的小敛便基本结束了。

下一个环节,就是朝臣换批次的到太极殿中去哭灵了。

其余臣子,也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王生颤颤巍巍的起身,先是到殿外拿了宫里准备好的清水粥,喝了一碗,稍微填了一下肚子之后,王生这才准备出宫。

说起来,王生对于这礼节,也是有些烦躁的。

我大中华是礼仪之邦。

不过这礼仪,却是会累死人的。

《礼记》规定,皇帝刚死,太子、大夫、庶子众士都三天不吃饭。

三天以后,世子、大夫、庶子只喝稀粥,每天的粮食定量是,早上一溢米,晚上一溢米,随饿随吃,不限顿数。

众士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随饿随吃,不限顿数。

国君的夫人、世妇、诸妻也都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随饿随吃,不限顿数。

三天不吃饭

反正王生自己是做不到的。

《礼记》规定,下葬以后,主人可以吃粗米做的饭和喝水,但不吃蔬菜瓜果;

练祭以后才可以吃蔬菜瓜果,大祥以后才可以吃肉。

用杯碗喝稀粥用不着洗手,从竹筐里抓饭吃就得洗手。

吃菜可以用醋酱调拌。

开始吃肉时,要先吃干肉。

开始饮酒时,要先饮甜酒。

貌似规定还不错,其实不然。

练祭是亲丧一周年,大祥是亲丧两周年。

也就是说,你这两年内,吃喝和亲人死后三天的伙食一般。

清汤寡水,不能吃肉。

其实说起来,王生父亲死了才几个月,王生应该是要为其服斩衰的。

也就是三年丧期。

当然,所谓斩衰,也不是平头百姓能够服的。

平常百姓,莫说是三年服丧了,三个月服丧就能饿死他们。

是故,礼记规定虽然细致,但历朝历代,也不需要部遵从。

有时候,只需要尽心意即可。

这不管是喜事还是丧事,在古代,都是累人的。

相比较这些东西,王生更喜欢去金谷园过一过他闲适的生活。

只不过王生还没出这太极殿的范围,便又是被人叫住了。

“阁下可是太子庶子,洛阳王生?”

宫中有女声传来,还是在此时此地,不是宫女便是贵妇。

王生转头,果然看见一个宫女。

而且她的宫女服饰,比之寻常宫女略有不同。

她模样清秀,比之寻常宫女要美上几分,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太过于扁平。

但这也更突显了她的清纯。

估摸着,应该比寻常宫女要高级别的。

“在下便是王生,不知宫人有何吩咐?”

“我乃太子妃贴身凤仪女官幽兰,太子妃有请。”

太子妃?

王生愣了一下。

若是换做其他人,王生自然是可以拒绝的。

但是这个太子妃,王生便是要掂量一二了。

太子妃王惠风,据说颇受太子喜爱。

当然,即便是不受太子喜爱,以她琅琊王氏的身份,王生也不想得罪她。

好像,他现在也不能拒绝。

王生轻轻一笑,对着幽兰宫女行了一礼。

“那还请女官带路。”

幽兰宫女点了点头。

“庶子这边走。”

幽兰宫女虽然是太子妃身侧凤仪女官,如今在太子即将登基的时候,她的地位,自然是随着太子的地位水涨船高的。

不过,她却是丝毫不敢看轻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稚嫩的年轻人。

洛阳王生

如今可是洛阳最有名的年轻俊秀,更是太子身边的红人。

听说

他与河东卫氏卫阶卫叔宝惺惺相惜,与琅琊王氏王敦王处仲情同兄弟,与太子冼马江统江应元更是交情颇深

而且,还有一手的好字,写得出好诗赋来。

加之

长相又十分俊俏。

不少适龄的世家贵女,都将洛阳王生当做是适宜的婚配对象。

就是在宫中,都是有一众女粉。

即便他只是一介寒素。

便是幽兰宫女心中,也是极为钦佩王生的。

这虽然不算是爱慕,但绝对算得上是仰慕。

王生倒是不清楚幽兰宫女心中的小心思。

幽兰宫女将王生带到了太极殿后。

太子妃如今自然是在皇宫之中的。

不在长秋宫,而是搬到了原来皇后居住的宫殿之中。

显阳殿。

也就是在太极殿后,西晋皇后正统居所。

当然,贾南风是在这显阳殿都没待过多久时间。

在太极殿后,显阳殿也是皇后级别的宫苑,配置自然是不差的。

此时正处于国丧期间,殿中素镐,倒是看不出这显阳殿原来的风貌。

被幽兰宫女一路带进去,很快,王生便到了显阳殿偏殿处。

“庶子,太子妃殿下便在其中了。”

王生轻轻点头。

他整理了身上的衣物一般,便在幽兰宫女踏入宫门之后,他也随之踏进去了。

显阳殿偏殿,比之太极殿偏殿要小上不少,因为多年未用的原因,即便是清洗过了,但殿内还是有一种古朴之感。

殿中主位上,跪坐着一人,自然就是太子妃王惠风了。

在王惠风身后,依稀还站着三个身影。

因为有一个帷幕遮挡,王生也只能估计后面的人,便是太子妃身边的宫女了。

“臣王生,拜见太子妃。”

“庶子快快请起。”

帷帐之内,太子妃王惠风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许灵动,几许威仪,一身素服,腰不盈一握,却增添了别样的美感。

当然,帷帐之外,王生也只觉得帷帐之内的王惠风身材不错就是了。

毕竟王惠风的美名,也算是远扬的。

“谢太子妃。”

王生缓缓站了起来,幽兰宫女则是为王生准备了一个鹿皮坐垫。

“庶子请坐罢。”

王生轻轻点头,缓缓的跪坐下去。

太子妃在这个时候召见他,应该是有要事的。

当然,对王惠风这样的女人,王生还是少说些话为好。

多说了话,就多些破绽。

王生沉默,王惠风美眸微转,自然也不会一直沉默下去。

“本宫听说,庶子在皇宫外救过太子的性命,可是?”

王生跪伏下来,说道:“太子洪福齐天,便是不用臣下,也不会有什么性命危险。”

帷帐之内,王惠风轻轻应了一声,再问道:“本宫听说,谢才人能够从宫中毫发无损出宫,也有庶子的一番功劳,可是?”

“谢才人洪福齐天,便是不用臣下,也不会有什么性命危险。”

在这一刻,王生化身复读机。

帷帐之内,王惠风眉头微微一皱。

当然,她还没有生气。

“本宫还听说了,庶子诗赋无双,还写了一了。

“臣下不过稍稍会写几个字罢了。”

“若写出《望岳》之人,只说自己会写几个字,恐怕这天下人,都不敢说自己识字了。”

“呵呵。”

王生尴尬一笑,只得再道:“不过是些许无病之呻吟罢了。”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非是无病呻吟,看起来,堂堂洛阳王生,似乎有些畏惧我这个太子妃?一介弱女子?”

王惠风心中倒是有些怨气了。

王生的事迹她是听过的,在大场面他都不至于失态,也表现得不卑不亢,到她这里,就如此谦卑了。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臣身体不舒服”

帷帐之中,王惠风翻了翻白眼,知道自己再这般拖延下去,说不定面前这个男人就真的走了。

“看起来,庶子是知道本宫召你来是做何事的了。”

“臣下不知。”

不知个鬼!

王惠风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有些烦躁起来了。

果然如父亲所言,这个洛阳王生,不是普通人。

和聪明人打交道,还是得把话说明白了。

因为聪明人最是会装糊涂了。

“庶子为太子,为我大晋鞠躬尽瘁,本宫为太子妃,自然也是要与你赏赐的。”

来了!

王生心中暗道,脸上笑的,是比哭的还难看。

“本宫听说郎君身侧尚且没有服侍在侧的美人,不如本宫便赐你几个?”

果然是送美人。

或者说,是送眼线的。

还是逃不掉啊!

王生心中感慨。

他身边的女人是够多了,真的不想再要多了。

毕竟,肾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