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图标的樱桃app

佣兵会所,聚集着各地的佣兵,有散人佣兵和团队佣兵,来此只为一个目的,赚起佣金。

佣兵会所里,有一块专供用来粘贴雇主发布任务表的墙面,墙面被木条框出一个长10米,宽1.5米的长方形面积,用来贴告任务。

佣兵可在此处寻找适合自己的任务,一但接下任务,就得交出佣金的百分之三十,做为税收,缴纳给佣兵会所。根据任务中所杀魔物的阶级和所在地,而定任务时间,C阶魔物需在一个月内完成任务,B阶魔物需在两个月内完成任务,A阶初级魔物需在三个月内完成任务,A阶中级魔物需在四个月内完成任务,A阶高级魔物可在六个月内完成。如果在限定的时间内,未完成任务,佣兵会所将把这项任务自动取消,从新放回发布任务表的墙面,当然税收是不会归还佣兵,若挑选了超出自身实力范围的任务,有很大的可能性、白白交了税收,而拿不到佣金,甚至还会在与高阶魔物的战斗中丢了性命,所以佣兵在选择任务时,也会根据自身的实力,来挑选适合自己的任务。

门被推了开来,阻拦着木门的铃铛,立即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说道:“欢迎光临”随即四道身影已走进了房屋,正是冥皇等人。

走进佣兵会所里,一阵吵杂声传入耳中,映入眼里的,是一张张小木桌,而且桌边几乎都坐满了人,桌上都放有一些吃的,很多人手里都拿者一个大木杯,里面都装满了喝的。

一进门说话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好多装满喝的大木杯,正向木桌上送过去。

袁呈和强峰在前面带路,冥皇和红翼在拥挤的木桌间,穿梭着、紧跟袁呈、强峰身后,向着任务栏走去。

“袁呈”一个刚强有力的声音叫道。

向着叫自己的声音看去,停住了脚步,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挂起一副浅浅的笑容。

同样一身剑士铠甲装扮的壮汉,坐在袁呈不远处,手里抬着一个大木杯,一脸欣然的看着袁呈。

冥皇看了过去,一柄一米多长,沾满血迹的大剑横放在木桌上,铠甲上布满了尘土和一些斑斑血迹,说明这名剑士,不久前才和某种魔物厮杀了一场,没来得及清理铠甲和剑上的血迹,就赶着回来佣兵会所提交任务。

“摩西”袁呈笑着回声道,往摩西那里走了过去。

倾洒阳光早安少女惬意温暖私房照

摩西抬起大木杯,向嘴里大大的喝了一口,不知是什么的液体下肚,摆出一副爽快的模样看着袁呈,左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空着的那个空位子,示意袁呈坐到自己身边。

看着两个熟人见面时的样子,冥皇向强峰问道:“二哥,那人是大哥认识的人?”

看着那个叫摩西的剑士,强峰回答到:“没错,以前在做任务时,遇见过几次,听大哥说,那人叫卡地恩·摩西,是以前大哥家乡的年少时期玩伴,平时大家都叫他摩西,现在和大哥一样,都是剑士职业,佣兵职务。”

“那实力级别也是一样吗?”红翼也开口问道。

“对,都是大剑师级别,如果一起任务的话,估计也是蛮搭配的”说着,强峰看了看任务栏,接着对冥皇和红翼说道“走、我先带你们去任务栏那里看看,大哥那边,就让他们先好好聊聊”说完,脚一迈,带着冥皇、红翼,穿过几张拥挤的木桌,走向任务栏的墙面。

跟着强峰走到了任务栏前,一张张不同颜色的纸张,出现在冥皇和红翼的眼前。

一张张纸张的左上角,还有一个佣兵会所的徽章,徽章的式样,是一个圆形的盾牌,盾牌上还搭着一柄长剑,银色而且明亮。

所有的任务纸张,左上角都被这样的徽章,像磁铁似得,把纸张给钉在了墙壁上。

冥皇把任务栏上的纸张颜色都看了一边,共有六种颜色的纸张,分别为:白、绿、蓝、黄、紫、黑,六种颜色。

“二哥、这些不同颜色的纸张,都代表着什么意义呢?”袁呈等人早把冥皇和红翼看作是自己的弟弟,一口一个弟弟,冥皇也很自然的就叫起了二哥,问道。

“呵呵,这就要听我为你们细细说明了”轻轻一笑,一副很懂的得意样,看着冥皇和红翼,接着说道“佣兵会所里、任务栏的任务级别,都是用颜色来区分,白、绿、蓝、黄、紫、黑,代表着不同等级的任务,白色代表最低级,简称:一级,击杀魔物只限制在C阶初级,所得佣金定价5个金币;绿色代表二级,击杀魔物C阶中级和C阶高级,所得佣金定价为:C阶中级、20个金币,C阶高级、30个金币;蓝色代表三级,击杀魔物B阶初级和B阶中级,所得佣金定价为:B阶初级、50个金币,B阶中级、80个金币;黄色代表四级,击杀魔物B阶高级和A阶初级,所得佣金定价为:B阶高级、120个金币,A阶初级、200个金币;紫色代表五级,击杀魔物A阶中级和A阶高级,所得佣金定价为:A阶中级、500个金币,A阶高级、1500个金币,而黑色带表的是未知级别,也就是说,雇主和佣兵会所都不知道级别的一种魔物,很多都只是听说而来,所得佣金都定价在100个金币,像这种未知任务,有可能赚,也有可能连命都赔上,如果找到任务中说的魔物,发现只是一只C阶魔物,那就赚到了,只要带回来,100金一样照样付给你,可如果发现是A阶以上的魔物,有可能敌不过而被杀,或者为了保命,白给了佣兵会所30金的税收,所以这种未知任务,一般很少有人去接,怎么样,现在明白了吧”说完一脸得意样的看着冥皇和红翼。

冥皇眨了眨眼,说道:“这A阶的魔物,佣金价涨的还蛮高的,一下就连涨了几百金,那这钱岂不很好赚吗?”

“哈哈哈”听了冥皇这话,强峰一下笑了起来“你以为呢?那么好赚啊,在沙漠里那只双头巨蜥,仅仅一只,就让我们所有人无计可施、几乎筋疲力尽,你认为A阶中级魔物和A阶高级魔物,这几百、上千的金币,是那么容易就进你口袋的,紫色任务几乎是见不到有人去接”。说完、强峰又神秘兮兮的把脸靠近了冥皇和红翼,小声说道:“其实任务栏上,还有一种颜色的任务,红色。”

冥皇和红翼同时兴奋道:“那又是什么任务?”一脸的期待。

“嘘~~~小声点”看了看四周,强峰继续说道“我也是听大哥说的,现在很少有人知道,听大哥说,以前他才20岁刚出头时,刚开始做佣兵,那时大哥实力还只是剑师,当时也还没有城堡国家之分,在一个小镇上的佣兵会所,当时也还没有国家管制,只是佣兵自行组成,当时出现过一张红色的任务纸张,而击杀魔物尽是S阶,佣金定价10000个金币。”

“一万金”冥皇吃惊的叫道。

“嘘~~~”强峰再次示意冥皇小声点,接着说“S阶这种魔物,听说过的人,可说是寥寥无几,又或者说,见过这种魔物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没有S阶魔物的信息,通常、各种族对魔物认知,就到A阶高级,不过听大哥说,S阶魔物在魔气实力上,要高出A阶高级魔物整整一个阶的实力,也就是说,不是A阶高级和A阶中级的实力差距,而是B阶高级和S阶的差距,中间整整跨了一个阶的差距,换句话说,S阶魔物可以轻易的就杀死一只A阶高级魔物。”

冥皇和红翼瞪大了眼,一脸的茫然,可突然冥皇就一脸的不服气样,说道:“哇靠,这S阶魔物,它就能有那么嚣张。”

“嘿嘿”强峰看着冥皇那不服气的小样,说道:“听大哥说,当时是一个富商,因为不知道从那里听来的消息,说是S阶魔物的肝,吃了可以长生不老,所以才贴了这红色的任务,不过大哥说,开始因为一万金的诱惑,有很多人接下任务,可去找S阶魔物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回来过,也许是被杀了,也许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过这传说中的S阶魔物,后来佣金也提高到5万金,可这不知有没有的S阶魔物,还有那恐怖实力,总之后来就再没人去接这任务,从此就再没出现过这种红色任务,而且也没人再相信有S阶魔物的存在,慢慢的,到现在几乎没人再知道这样的事情了。”

“哎、如果能和S阶魔物见上一面那该多好”听了强峰的话,冥皇暗自叹息起来。

“嘿嘿”强峰嘲笑着“还让你见上一面呢,若真有S阶魔物,让你见了,你还能活得了吗?别想那些有得没得,你和红翼先在这看看,有什么觉得合适的任务,我过去大哥那里和摩西去打个招呼。”

“好的”冥皇干脆的说道。

强峰迈着脚步向袁呈那边走了过去。